《黑暗骑士》:三个希望全数破灭,拯救一切的却是谎言

浏览量:975 2020-06-11 点赞:188

本文具有电影剧透

「拂晓前的夜晚总是最为黑暗,但我保证,黎明将来。」2008年英雄电影《黑暗骑士》中,检察总长哈维.丹特向人心惶惶的高谭市民说了这段话。《黑暗骑士》中有私刑与法治的辩驳,也有疯狂与原则的拼斗,不过,我想谈的是其中最隐约,但或许才是真正的意涵:希望。

《黑暗骑士》中有三个希望:感情、人性、英雄。

第一,布鲁斯「蝙蝠侠」伟恩将青梅竹马瑞秋.道森「当你不再是蝙蝠侠,我们就能在一起」的承诺,视为深陷打击犯罪责任中的自己作回一个凡人的唯一希望。第二,受小丑用炸弹挟持的邮轮上的市民,将另外一艘邮轮上的囚犯不牺牲市民以换取自身的存活,视为对人性的希望。

以及最重要的希望:「白色骑士」哈维.丹特,他能将高谭市从组织犯罪的深渊中救出,用正义的法治取代蝙蝠侠的以暴制暴,使他不再需要戴上面具。为此,高谭市的人民,以及蝙蝠侠自己,都怀抱着对这个英雄的希望。

《黑暗骑士》:三个希望全数破灭,拯救一切的却是谎言 图片来源:《黑暗骑士》剧照

然而这三个希望,最后全都破灭了。

瑞秋.道森在死前曾向阿福递了张便籤,里面透露了她心意已变,打算跟哈维丹特共度余生;邮轮上的囚犯其实都想牺牲另艘船上的平民,只是有个面恶心善的囚犯抢下了引爆器丢出船外,才没让其他囚犯得逞;而平民船上的「善良市民」更只是因为懦弱而不敢按下引爆器。

哈维.丹特更是在瑞秋.道森死后性情大变,为了复仇谋杀5人,从「白色骑士」变成了「双面人」,印证了自己曾说的「要幺作为英雄死去,要幺活到眼见自己成为恶人」。

若在此打住,就只是厌世罢了。但《黑暗骑士》的寓意要黑夜永驻更深。在残酷的现实被小丑毫不留情的揭开后,拯救一切的,却是谎言。

《黑暗骑士》:三个希望全数破灭,拯救一切的却是谎言 图片来源:《黑暗骑士》剧照

瑞秋死后,眼见蝙蝠侠已濒临崩溃的管家阿福,不忍摧毁他最后的寄託,最后将便籤烧去。在邮轮上的市民无法知道囚犯邮轮上的真相,以为对方不忍按下引爆器;在哈维丹特对刑警高登的家属行兇不成伏法后,蝙蝠侠为了不摧毁对「白色骑士」的希望,毅然决然的扛下罪名,以维持哈维的名誉。

但为何宁可说谎,也要维持已经破灭的希望?答案深藏在小丑的一句台词──「人们仅如世界容许般的善良。」

不被世界允许的善良,贯穿了黑暗骑士三部曲。在《蝙蝠侠:开战时刻》中,杀死伟恩父母的兇手并不邪恶,而是被贫穷逼得走投无路,被恐惧逼得痛下杀手。在《黑暗骑士》中,在小丑的威胁下,警察为了保护自己在医院的亲属,不惜尝试杀害无辜的记者;在《黑暗骑士:黎明升起》中,人们在法制崩溃后四处抢掠,直接让城市退回了霍布斯的「自然状态」。

乍看,这是反派让平时守法的市民忘记了善良。实际上,反派们不过是揭露出人们在文明的遮羞布下行恶的潜质。善良,不过是随波逐流。

所谓「善良的市民」中,有多少人真有碰过能激起杀意的伤痛,能配的上犯罪的难关?在日常之中,又是多幺小的利益或不便,就能轻易的让「善良的市民」在道德上妥协?

这样的「善良的市民」,有多少真能在难关中守住与邪恶的界线?又有多少真有资格高高在上的将犯罪之人撇为「恶人」,无视两者的本质并无二致,无视「恶人」的世界根本容不下善良?这些所谓「善良的人们」,其实只是幸运罢了。

这就是小丑对文明的质问。他也彻底的赢了,他让平凡的市民意想牺牲他人,让英雄成了谋杀的恶人。但小丑漏算了真正的守护者,蝙蝠侠。

潘朵拉放出一切罪恶时,只有希望留在盒中。在瘟疫、忧伤与灾祸肆虐的现实中,希望只能是谎言,但是,也只需要是谎言。只要人相信这世界容许善良,其实就已经足够。囚犯船不牺牲他人的假象,让平民不忍按下引爆器。

哈维.丹特带来的希望,最终净化了高谭市,让组织犯罪最终在高谭市内绝迹。谎言撑起的希望,让高谭市的人民展现出了善良。即使黑夜永驻,盼着黎明的人们捧着的烛火,就足以让人度过黑夜。

为了维持希望,蝙蝠侠必须成为恶人,真相必须被隐藏;为了维持随波逐流的良善,双面人必须成为英雄,谎言必须被颂扬。随波逐流的高谭市不值得希望,却需要白日中的英雄;只值得现实,却不需要黑夜里的守护者。

《黑暗骑士》:三个希望全数破灭,拯救一切的却是谎言 图片来源:《黑暗骑士》剧照延伸阅读小丑文化史:小丑并不是普通反派,他是唯一追求真相的人《黑暗骑士》十周年回顾:小丑实验后的谎言余烬私刑者的性质更像是兇手,不要再拿蝙蝠侠当藉口

图文推荐